分享到:

新版控烟条例效果如何?禁烟区依然烟熏火燎

新版控烟条例效果如何?禁烟区依然烟熏火燎

2021-10-21 14:25 来源:北京晚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咪乐|直播|回家地址 据腾讯教育统计,其中,新增备案本科专业数量最多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多达17个。

  日前,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修改部分地方性法规,其中包括《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新版条例再次明确,幼儿园、中小学校等以未成年人为主要活动人群的场所,对社会开放的文物保护单位,妇幼保健机构、儿童医院等室外区域也禁止吸烟。然而,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这些区域仍有人在“吞云吐雾”。

北京儿童医院的禁烟提示牌。

  ▍儿童医院

  打火机蒙混过关

  找机会就“来一口”

  下午两点多,不断有家长带着患儿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在安检处入口,家长们纷纷停下脚步,按照“就诊须知”要求扫描筛查表二维码填写信息,并扫描北京健康宝进行截图。

  “就诊须知”指示牌附近,一名中年男子将口罩拉下,左手拿着手机翻看,右手点上一根香烟,旁若无人地开始吸烟。在他身旁,先后有多名患儿在家长的陪伴下经过,而他头也不抬,吸上几口后,又往地上弹了几下烟灰。

  在他面前,黄色提示牌上明确告知:您已进入无烟医院,所有区域禁止吸烟,违者罚款200元。不过,吸烟男子并没有把提示当回事,反而还往地上吐了口痰。痰刚落地,一个不明情况的小女孩跌跌撞撞走了过来,男子还是没有将烟掐灭。一根燃尽后,他随手将烟头扔在地上。

  “各位家长请注意,入院大小包过安检,请上交您的打火机。”安检门前,工作人员反复提醒家长将打火机放入一旁的篮子里。不过,依然有人蒙混过关,躲到角落里“来一口”。

  门诊大厅对面的台阶上,一些候诊的患儿和家长正坐着等待。一名老者拉下口罩,点上香烟,浓浓的烟雾从鼻子里徐徐喷出。即使站在三米开外,也能闻到呛人的气味。在他附近,席地而坐的妈妈正哄着咿呀学语的患儿,母女俩直接暴露在陌生人的“二手烟”下。

  在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东门入口处,同样设有“交取打火机处”。遗憾的是,终究还是有“漏网之鱼”。

  住院楼前,多个提示牌强调“您已进入无烟医院,室内外所有区域禁止吸烟”,但一名年轻男子仍旧一边蹲在地上打电话,一边大口吸着烟。在此期间,有家长带着蹒跚学步的患儿走过,也有家长推着婴儿车散步。

北京儿童医院内的吸烟者。

  顺着小路向西,来到北门附近的小花园,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家长带着患儿在此休息。一名中年男子独自坐在花坛旁,脚踩篮球架,手夹一支烟,正一口接一口地吸着。

  四十分钟后,当记者第二次来到这里,竟然发现他还在原处,手里又点上一支。而他面前的提示牌上,写着“罐区重地,严禁烟火”。

  ▍中小学校

  门口排队家长 边吸烟边等待

  除了妇幼保健机构、儿童医院以外,幼儿园、中小学等场所也因以未成年人为主要活动人群,而被《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明确列为禁烟区域。记者在调查中看到,校门口的烟民并不少见。

  下午五点半左右,位于朝阳区日坛北路的芳草地国际学校门前站满了等着接学生的家长。人群中,一名男子点起了一支烟,全然不顾周围家长的感受。恰在此时,头戴小黄帽的学生们排着队从校园内依次走出。男子左手夹着烟,右手向孩子招手,紧随队伍追了过去,烟气也立即四散开来。有的家长捂上鼻子,迅速带孩子离开。校门口的地上,残存着多个烟头。显然,这名男子并非唯一的吸烟者。

校门口正在吸烟的家长。

  相比起医院里随处可见的禁烟标志来说,校门口往往并没有明显的禁烟标志,处在禁烟的模糊地带。

  提起这样的现象,经常接送孩子的程女士也倍感头疼,“有的家长可能是觉得等着太无聊,就习惯在校门口吸烟,可这不仅会危害其他家长的健康,还让孩子一出校门就闻烟味,对身体也不好。”在程女士看来,学校可以考虑增加禁烟标志,并让各班老师提醒家长,避免在校门口吸烟。

  ▍文保单位

  牌桌旁厕所外 烟民相对集中

  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日坛公园在禁烟方面下了不少功夫。走在园内,可以看到多处禁烟标志。但是,个别游客还是照吸不误。

  晴天午后,视野开阔的清晖亭成了不少风筝爱好者眼中的宝地。四五个大爷一边放着风筝,一边切磋技艺。

  其中,一个大爷腾出右手,点了根烟。烟气很快随风飘到亭子里,引得其他游客侧目。柱子上,斑驳褪色的禁烟标志显得苍白无力。

  顺着台阶走下来,记者听到一阵说笑声。仔细一看,原来是三个人正在桌前打牌,身后还站着不少看客。桌面上,赫然放有两盒烟和两个打火机。打牌期间,两名男子时不时点上一根。在他们脚下,可以看到多个踩扁了的烟头。牌桌旁的垃圾桶上,“禁止吸烟”的标志无人理会。

  在天坛公园,核心文保区已经很难看到有人公然吸烟,但在回音壁西侧的卫生间附近,仍能发现烟民的身影。茂林之中,一名男子似乎并未留意到卫生间指示牌上的禁烟标志,坐在长椅上慢悠悠地吸着。不远处,另一名男子也正跷着二郎腿吸烟。而他身旁,则是数棵树龄超过百年的古树。

篮球场的吸烟者和地上的烟头。

  ▍健身场所

  球场内坐席区 多人烟不离手

  傍晚时分,国美第一城小区内的室外乒乓球场人气颇高,七八个球台均处在满员状态。其中,既有下了班的工作族,也有放了学的孩子。等候上场的球友们一边观战,一边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上。高峰期,三名不同年龄的男子竟同时吸烟,刺鼻的烟气弥漫在整个球场。

  天色渐渐暗下来,位于甘露园南里2区的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刚刚结束了一节足球课。孩子们走到球场出口时,不得不从三个烟民共同制造的“烟雾弹”中穿过。紧挨着的篮球场上,一群年轻人激战正酣。一名男子坐在篮球架下看着场上的比赛,顺便吸上一根烟。另一名男子则站在边线旁,单手叉腰吸着烟。在他们周围,散落的烟头数量可观。而这块场地外,还挂着青少年篮球俱乐部的招生公告。

  天坛公园东北角的健身器材区域,也有烟民无视禁烟标志,趁着锻炼休息的间隙吸烟。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名男子赤裸着上身坐在台阶上,进入“畅吸”模式。数米外,另一名头发花白的“天坛大爷”边在树边吸烟,边跟人聊着天,烟灰直接抖落在草丛旁。▍建言

  提高违法成本

  纳入失信记录

  “良法是善治的前提,但徒法不足以自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谈到,《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符合北京市的社情民意,对于保护公众的身体健康,特别是未成年人和孕妇等群体意义重大。然而,一些室外禁烟区域往往是控烟的难点,也容易成为条例落实的盲区,存在守法和执法的漏洞,需要剖析问题的根源。

  “从根本上来说,一些吸烟者之所以无视规定,在禁烟区吸烟,还是因为法治观念淡薄,没有意识到违反地方性法规也是一种违法行为,更没有意识到吸烟的危害性,以为自己只要在室外就没问题。而事实上,《北京市控烟条例》已经明确指出,禁烟范围并不仅限于室内区域,还包括多个室外区域。”刘俊海认为,要想有效引导人们遵守相关法规,需要标本兼治,找准源头。

  一方面,通过多种渠道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人对禁烟区域充分知晓;另一方面,也要提高违法成本,利用技术手段落实执行。“比如,在禁烟区域安装摄像头,留存相关证据,必要时还可以考虑跟公民个人的失信制裁机制相结合。例如,累计违反条例达到一定次数,纳入失信记录,从而起到警示作用,以免一些人觉得罚款‘不疼不痒’,无视相关法规。”

  本报记者 宗媛媛 文并摄

【编辑:苏亦瑜】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